上一版  下一版
黄土高原的儿子路遥
春来荠菜香
书为心画 字如其人
善待古树就是善待文化生态
一叠信札
收藏感动
探寻自然
解读精彩
春泥的芬芳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15年03月13日 版面导航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书为心画 字如其人

 

    □ 本报记者 丁 莹

    博学、勤奋、笃实,是中国书画研究院院长孙建民对温宗仁先生人格的评价。书为心画,字如其人,温宗仁的书法作品风格脱俗、自然,点画之间,尽显他独有的艺术语言和真、善、美的人格形象,书品和人品得到了和谐统一。

    中国文化讲究“品位”,书画艺术则更加重视。孙建民曾说,中国书画艺术是中国艺术殿堂的一块瑰宝。它收大千世界于眼底,方寸之间显神奇。在历史的长河中,中国书画艺术的内容不断丰富,形式和技法不断创新完善,作者能抒写情怀,欣赏者能从中获得精神上的愉悦和享受。艺术之高下最终表现为境界之高下,而境界又以学养为最高。当今时代,随着中国书画艺术审美情趣的多样化,人才辈出,但归根结底,仍是看学识、品位之高低。

    与此相对应的是,对于中国文人来讲,“书卷气”则是更加难能可贵的独特气质,尤其是在如今物欲横流的环境下,拥有“书卷气”甚至可以被认为是对文人的最高评价。孙建民认为,我国历代艺术家以笔墨作供养,怡养性情为风尚。因此每每赏其作品神清而气朗,意真而性明。书画是漫长人生经历的自我写照,更是一个人综合素质的体现。书者,心画也。书品总是与人的心境相一致,心境也是与人品相统一的。书之道,精美在于运笔,巧妙在于布白。古人曾说:“墨之量度为分、白之虚净为布。”说的主要是结构方面的问题。白纸落墨,在证明了字体的准确之后,结构更趋近于创造一种精神性,让黑白转化为美的境界。书画创作中“墨之量度”由于真实,相对来说易于把握。而“白之虚净”则是对墨迹的一种理性约制。“书卷气”更多是在这里体现出来的。

    在温宗仁身上就能够见到难得的“书卷气”,这与他的家学和几十年的修学是分不开的。温宗仁是满族正红旗温都氏后裔。1936年生于天津,祖籍北京市。温宗仁的父亲温承厚(号继先)在清朝末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,归国后执教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,傅作义、张治中等抗日名将都是他的得意门生。他的母索玉明是清朝开国元勋三朝元老,康熙首辅大臣赫舍里氏·索尼后裔。温宗仁自幼受家庭熏染,酷爱笔墨丹青,自幼习书,早年临摹王羲之及唐代欧阳询、颜真卿、柳公权诸家名帖,银钩铁画,显示出了不凡的功力。

    温宗仁以小行书见长,造诣颇深,他的作品以柳体为主并加入行书技法,华而不燥,行笔多用侧锋,气行笔端,疏密有致,少而不零,繁而不臃;远取颜(真卿)柳(公权)赵(孟頫)书之丰腴、淑美、清雅,近深得潘龄皋授业之精华,融通各家书法之精髓形成了自己的风貌。

    温宗仁的书法创作风格,属于遵守传统而不慕时尚流行,字体上不求过分变异,笔墨精润而发古之气,也不失时代所需风范。温宗仁的作品,在字里行间的黑白中,营造出一种笔墨氛围,抑扬顿挫、气势韵律、结构情趣跃然纸上,并挥洒出天地间的混沌之气。

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
中国质检报刊社 中国质量新闻网 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
法律顾问: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

关闭